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,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。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,更当如此。
— 提摩太前书5章17节(和合本)

钟南德牧师

郭少奇长老

郭少奇长老

梁耀鸿长老

梁耀鸿长老

盧炳基长老

盧炳基长老

邵志成长老

邵志成长老

温得敏长老

温得敏长老

蒋金河执事

蒋金河执事

黄庆昇执事

黄庆昇执事

萧健哲执事

萧健哲执事

梁荣财执事

梁荣财执事

陈镜耀执事

陈镜耀执事

高荣恩执事

高荣恩执事

教会是上帝所拣选以基督为头的人的社会。在这个立约社里,神已经向耶稣基督掌管教会的工作。耶稣基督是教会那已经立好的根基(哥林多前书3章11节)。祂的真理指引了我们的教义和伦理。祂的诫命是我们圣洁行为的标准。彼得在书信写到关于教会的政府,称耶稣基督为教会的牧人和监督,看守我们的灵魂(彼得前书2章25节)。

但彼得也同时告诉我们,基督已经把某些人当成教会的官员了。这是彼得前书5章1-5中明显的教训。他称这些官员为“长老”。在同一段话中,他告诉我们,这些长老的工作是“牧养群羊”(第2节),“监督”(第2节),而不是作为“辖制所被托付的照管人”(第3节)。在第5节,使徒们劝教会的成员,顺服“长老”。

同样,保罗也强调让某些官员监督教会的重要性。在提摩太前书3章(点击阅读整章),他提出了这些监督者的资格,他称他们为“监督”。但在同一封信中,他也将他们称为“长老”(提摩太前书5章17节)。像彼得一样,保罗将他们的工作为对监督教会。

这两个名称用来强调不同方面的职分。监督这个词意思是“那个监督”,而“长老”这个词表示他的资历和成熟度。但这两个名称是指同一个职分。

在归正教会中,“长老”一词指定被拣选为监督羊群的职分者。他成为同长老加入了教会的仆役,对会众进行了监督。在较大的教会里,通常有两个或以上的长老。但是,在每个教会里,必须有多过一个长老来监督教会。这又是圣经的明确教导。当保罗劝促提多留在克里特岛来安置教会的时候,他指示他“在各城设立长老”。彼得前书5章(点击阅读整章),彼得提到了复数的“长老”。保罗在对以弗所教会告别时,一是一同呼吁众长老。

归正教会深信,有多过一位长老在教会中监督是圣经的教训。我们称这为“多位长老”政策。我们也深信,教会里所有的长老都具有相同的地位和权柄。我们的意思是没有一个是在另一个长老之上。或者没有一个可对他的同事有更高的权力。我们称这种做法是“长老的平等”性。这意味着所有的长老与他人在监督教会时是平等的。彼得前书5章中的段落是有教义性的。彼得虽然是使徒,但他称自己为“同长老”。在使徒行传15章基督教会第一次召开的会议上,使徒和长老聚集一起商议事情(第6节)。

这个多元化和平等的长老执政是我们归正教会政府的独特重点。

在当前的现代教会世界中,常常会在教会中找到女牧师和长老。归正教会抵制了这类现代潮流。我们这样做不是因为我们鄙视妇女的恩赐。事实上,我们申明,教会中的姐妹们可以积极参与儿童主日学和妇女的查经班等。但是,当我们反对妇女当牧师和长老职分时,我们这样做是因为圣经明确的命令。哥林多前书14章35节中,特别是提摩太前书2章11-14节禁止妇女在教会里以任何官方的身份讲道。这就是说他们不能在教会里担任公职,以一种神圣的权利和权柄来监督会众。

保罗为我们描述长老资格的同一个经文中,也概述了执事的资格。虽然执事职分是一个各别的职分,但他们也是长老的同工,也被任命为照顾会众的福祉。

“执事”一词源于希腊文字含有“服侍”意思。归正教会的执事是与教会长老一起服侍的人。

这个职分的起源在使徒行传6章(点击阅读整章)。教会向使徒们发怨言,希腊寡妇在日常工作中被忽略了。使徒们指导教会来选出七名男子,他们依次指定“管理饭食”,关心寡妇。使徒将这七名“仆人”任命为新约第一代执事,以便他们自己可以集中精力进行讲道和祷告。

腓立比徒1章1节中,保罗在开始对腓力比教会的信中,他也向“长老和执事”问候。从这段经文中,连同提摩太后书3中的段落,我们以看到新约中的执事办公室确实是一个正式的机构。

执事在教会中很重要。他们被任命为可以为穷人和有需要的人提供照料。他们在这个代表主耶稣基督的职分里工作。执事不是社会工作者出钱纾缓受苦的人。他们在执行工作时,代表基督,向会众内外被剥夺和被压迫者宣称耶稣的怜悯。